大饼突然

纯读者。间歇性吐槽刷屏狂魔。偶尔存梗。主巍澜,锤基,曦瑶,楼诚楼。

© 大饼突然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拜托转转这条锦鲤吧

转发这条警李!

下个id:

不给糖就捣蛋(小料) 


非正式乱谈系列手机壳


 总裁和干脆面和飞太和茶和党太




01


周一早上,李熏然蔫蔫地趴在桌上。


“怎么回事,大清早的。”季白戳戳他的发旋儿。


“你没看我微博?”李熏然偏了偏头,“昨天去迪斯尼了。”


“看了看了,打起精神来啊,我先去吃早饭。”


季白搪塞了两句就跑。


他这段时间屏蔽了李熏然,因为这小孩老是在转锦鲤转抽奖转能抽奖的锦鲤。


一开始季白还以为李熏然是被盗号了,关切地问了问他仅自己可见的内容里有没有不太和谐的东西,记得找网 警帮忙删了。


李熏然手指一点:“没啊,最近远哥在筹备杏林分院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又转了一条。


季白翻个白眼:敢情转锦鲤还是在帮小忙?


“转锦鲤收集点好运气给他。”


季白看着那一堆鱼心里发慌:“转抽奖又是为什么?”


“试试这批锦鲤的运气真不真,我怕是他们买水军买来的运气。”


“……”




02


李熏然兢兢业业转锦鲤是有原因的。


大概两个月之前开始,凌远就忙得每天回家都恨不得一开门就是床,还能自动洗漱那种。


有一个可爱温柔又帅气的警察男友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比如他不会闲到没事了就查岗,不会一天打65个电话,不会抱怨你怎么又在忙工作不理我。


他可能会在微信上说一大堆有的没的,今天看见一只游泳的柯基,微博上有一个普京捂脸笑的视频,他们说很多小恐龙是被大恐龙的脚印坑死的,嫌疑人还是不交代气死了,报告写完啦之类的,完全不是为了凌远的回复,只是为了跟他说说话,亲人不粘人,特别好。


他也可能像这一周一样,微信短信电话都没有。这种不粘人,让凌院长心里有点别扭。


李熏然刚出了任务回来,倒在自己一米的小床上,看了看手机。没有未读消息,没有未接电话。他的队长一回来就抱着电话煲粥去了,而他,一个刚刚谈恋爱半年的人,竟然还比不过单身的队长。


他走出警察宿舍,到对面的711买点吃的,刚好碰见提着袋子往外走的副局长。


——更比不上结婚5年的副局长。


“早点休息,”方孟韦对他抬抬下巴算是打招呼,然后接着打电话,“我碰到熏然了,没说你,你等着我。嗯。”


李熏然在等捞面的时候无聊地刷刷微博,漏过了好多大事,乍眼看见一条张牙舞爪的锦鲤横亘在手机屏幕上。


“转发这条锦鲤,30秒内你会得到这周最好的消息。”


三十秒,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李熏然仿佛听见这条锦鲤开口了,还是有点熟悉的低音炮。


他尝试着转了一下,心里忐忑地读秒。


“先生?您的捞面。”


“哦哦哦,多少钱?”


“18块,需要加3元换一瓶酸奶吗?”


“好。”


李熏然刚给了钱,喜滋滋地接过捞面和酸奶,电话响了起来。


“在忙吗?”电话那头的人听起来心情不好的样子。


“能接电话都不忙,怎么了?出事了?”


凌远握着手机,深吸一口气:“嗯,算是吧。”




03


李熏然心里暗暗骂了一句那条锦鲤,还最好的消息,净给我添乱了,回去把你炖了……


“你能过来一趟吗?”凌远问。


“嗯我回去拿个钥匙就过来,你……嗯,等着我。”


李熏然常在凌远家过夜,钥匙门卡密码一应俱全,等电梯的时候还愤愤然删掉了微博。


“你在吗?”李熏然打开门,一边换鞋一边对着里面喊。


“快进来,外面冷。”凌远两步走过去抱了抱他,把人往屋里拽。


“出什么事了?”李熏然被塞到沙发上乖乖坐着。


凌远把他外套挂起来,用毛茸茸的厚毯子把李熏然和自己一裹:“这样不行。”


“啊?什么不行?”


“我忙你也忙,我支持,信任,理解,”凌远看着他,“我接下来还会很忙,你也不会闲着,今天算是我运气好刚好遇上你休息。”


李熏然心里咚咚咚跳,难道我要失恋了……不可能啊我这么好……


半秒钟后他就想通了,都是那破锦鲤的错!


“所以……”李熏然艰难地开口。


“所以,你能搬来和我住吗?”


“啊?”


“你不用每天都等着我……我只要知道你在家里,开门能够见到你,或者知道你总会回来,就很好了,”凌远和他十指紧扣,“我不应该浪费本可以和你呆在一起的任何一秒。”


“啊?”


“嗯,任何一秒。其实对我来说有点太快了,但是我可能真的是太贪心,我想给你做早餐……”


“对不起!”李熏然突然蹦了一句话。


“对不起?”凌远错愕地看着李熏然。他想了很久怎么开口,却没想过李熏然会拒绝。


他忘了,这么好的一个李熏然,不一定要在他……


“我对不起锦鲤!我刚才骂它了!你等我一下!”


李熏然掏出手机,凭借记忆在错乱的微博时间线里好不容易才找到刚才那条金黄色大锦鲤,又重新转了一次:“[给跪了]感谢锦鲤!来还愿了!”


他收起手机:“好了好了,你接着说。”


“还……说什么?”凌远歪歪头。


“早餐吃什么啊?你不是说你做早餐吗?”


李熏然在凌远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打个呵欠:“我很好养活的。”


大概要大半年之后,凌远才能看破这个“很好养活”的谎言。




04


李熏然关注了17个锦鲤博主。


其中包括2个吃锦鲤的猫博主和2个哆啦A梦愿望成真博主。


昨天转了个鱼状的云朵,嫌疑人就招了。


今天早上转了个鲑鱼,好吧其实是三文鱼刺身,不过依然,一出门就被人夸了,阿姨说小伙子精神得嘞。


下午转了鱼群,那简直不得了,他远哥居然早早下班在警局门口接他。


自从有了鲤,生命里都是奇迹。


可惜锦鲤的质量层次不齐,经过一番苦苦思索,他决定用实践来检验真理。


转抽奖。


李副队在认真检查了大部分的中奖账号之后,推理得出了一个结论。


转发这条抽奖微博的微博被转发的次数越多,中奖的几率越高。他尝试着抱着明诚的大腿让他帮忙转一转,一转就是几千的二次转发,明诚既然说了中送右,最后那两张迪斯尼乐园的票就真的给了李熏然。


“来来来帮我转一下。”


“队长!帮我转一下!”


“哎你们谁帮我转一下,我私你红包!”


凌远不太知道自家小孩在忙活些什么,权当那是他自己的小世界,开心就行。


他晚上回家,李熏然从床上蹦下来给他换衣服,推到卫生间里去,拿着充好电的Oral-B给他“滋滋滋”刷牙,他可以借着“累死了”的理由赖在李熏然身上喊喊累,然后抱着人倒头大睡,几乎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


等等中间好像少了点什么。


都说了是“几乎”,少了就少了吧。




05


从迪斯尼回来之后李熏然再也没有中过奖。


这让他有点沮丧。


凌远的杏林分院还没有建起来,锦鲤似乎在一点点失去魔力。


“三哥!你再帮我转转啊,我真的想换手机!”


季白一口回绝:“那是我的运气不是你的运气也不是锦鲤的运气,目标错误,测试无效。”


——不要这么严肃啊又不是科学测试!


“大哥你帮我转一下!我想要手机!”


明楼不解:“想要手机为什么不自己买?”


——说得像是你的钱包自己管一样。


“阿诚哥帮我转一下?”


明诚笑得温柔:“你该去找孟韦帮你转的。”


李熏然皱眉:“副局经常中奖吗?”


明诚说:“也不是。但是你要知道,一个人的幸运值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守恒的。”


李熏然:“嗯……所以……”


“孟韦之前经常说,跟杜见锋在一起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所以他会有八辈子的好运。”


李熏然一拍大腿,乖巧点头:“阿诚哥说得对。”




06


方孟韦没有中奖。


李熏然感觉自己被骗了。


还稍微有一点,不太知道被谁骗了的感觉。




07


第18位博主从天而降。


这位博主给自己穿上了锦鲤的服装,趴在地板上,录了一个垂死挣扎的动图。一夜之间转发过了十万,都说这是他们见过最灵的锦鲤。


有人拿到了offer,有人辞职成功,有人中了五元彩票,有人被暗恋的人夸了,有人喜欢的cp出柜成功。


李熏然赶紧关注了。


下周一就是招标了,李熏然比凌远还紧张。


尝试着转了一下。


果然!


李熏然收到满1000送10块的优惠券,立刻把锦鲤王小明放进了特别关注里。


“希望远哥今天早点回家!”


效果一般,虽然8点回家但是凌远喝了酒。


“希望中午食堂有番茄炒蛋!”


效果一般,不知道为什么是小番茄炒水煮鹌鹑蛋。


“锦鲤啊锦鲤,保佑我体检过关吧。”


效果一般,本来就能过关的。


李熏然发了条私信给锦鲤王小明。


“小明你好,我这几天转的效果都不太好。”


没想到对方很快就回复他了:“我不是小明!”


“王小明你好,我这几天转的效果都不太好。”


“你这个人!怎么还复制粘贴啊!”


“你好王小明,这几天我转的,效果不太好都。”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回复道:“你可以试试自己买一套衣服扮成锦鲤,效果不错。”


李熏然恍然大悟。


“怎么还不睡?”凌远被手机的光闪醒了。


李熏然拍拍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没事没事,你戴着眼罩睡。”


“不戴。”凌远把头埋进李熏然的后颈窝。


下单,付款,搞定。




08


“你哪里来的钱!”明楼指着明台的鼻子,吼得明诚在书房都能听见。


“我自己挣的!”明台梗着脖子跪在地上。


明诚赶紧走出来:“怎么了?”


“学着做什么营销号!”


明台瘪嘴:“我那是做社交媒体!”


明楼把鸡毛掸子往桌子上一拍:“跟人借钱,买粉丝买评论买转发,然后接广告继续买粉丝买转发,这也叫做媒体!你明小少爷就这么缺钱吗!”


明诚赶紧把鸡毛掸子夺下来:“大哥你别生气,生气了又头疼。”


“我做的是中华文化!历代文人都吟咏锦鲤!是福气!”


“滚,现在滚,今天别让我看到你。”


明台麻溜地滚了出去,明诚给明楼揉揉太阳穴:“好了好了,他自己赚钱是好事,你别这么吼他。”


明楼转头:“你怎么还帮他说话?”


当晚,明楼在床上发现了一个多出来的抱枕。


金黄色锦鲤抱枕。


明诚四年级的绘画课课本上出现过的那种。




09


凌远回家的时候有点失望。


他没有如愿见到从床上蹦下来亲他抱他的李熏然。


明天就是招标,他的压力不小,刚推开卧室门,就看见李熏然穿着奇怪的服装以非常诡异的姿势趴在床上。


“你回来啦。”李熏然转头。


“你这是什么……”凌远目瞪口呆地走过去。


李熏然开心地扭了扭:“拜托转转这条警李吧!”


凌远把李熏然翻了个面儿,站在床边像打量一只小怪物一样打量他。


小警李一个挺身扑腾进凌远的怀里,凌远赶紧接住了:“一天之内你会得到这半年来最好的消息!”








FIN




小傻瓜。


哪有什么锦鲤。


所有都是你应得的。




(感谢大号米虫和干脆面太太的小警李!








不给糖就捣蛋(小料) 


非正式乱谈系列手机壳


总裁和干脆面和飞太和茶和党太





发表于2017-11-01. 转载于 下个id. 81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