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饼突然

刷文存梗。主楼诚楼。关注会被刷屏。慎

凌远台词整理(17-36集)

目夭:

凌院你真的好能说…………全剧台词33000+字,真的不是男主吗


第17集



  • 刘主任


  • 几乎同时吧


  • 这跟刘主任你个人的能力也是分不开的嘛


  • 少白这个人心眼好、脾气直,可就是有时容易冲动,她是不适合做管理的,但在这个高危妊娠部门,她能够替你撑起来你轻松不少啊


  • 少白你听好,不管你现在到哪儿去追患者,一定要叫上当地的医生一起去找,处理不了的关系的话让老金去协调,就说我说的


  •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出了这种事情你要不去追还是你秦老虎吗?不过我发现你也真是二十年如一日的没脑子,如果说患者这时候出了意外,你就这么一个人去了,人家不认为你做贼心虚不拿你当出气筒,那我告诉你我就只能理解为这医患关系的曙光就在眼前了


  • 行了,先别说了,快跟老金联系吧


  • 领导真是贴心,可是让您这么大领导给我拿水我真是受宠若惊


  • 我说我自个儿走,您干吗非得跟着


  • 领导,您还真别自夸,您脱离临床这么多年,我估计我要真在飞机上倒下了,也得自己生产自救


  • 您说念初娇气啊,娇气她一个人跑非洲一待待两年,娇气她回来不到半年就参加了几十次大抢救


  • 我就不小声点,您什么时候见过一个高龄孕妇骑着自行车回去参加医院的车祸抢救。请问领导,您老婆做得到吗


  • 就是不能提,念初自从嫁给我不是让这个挑剔就是让那个审视,我早就受够了


  • 曲护士长,已经回来了,刚刚到,有什么事吗?怎么回事啊


  • 朱建华,我来


  • 开始


  • 好了,这边,好好停


  • 念初,念初啊,念初


  • 念初。念初,没睡够吧,我给你做了一碗你最爱吃的面还卧了个鸡蛋,来,先吃饭,吃完咱回家睡去。怎么了,生我气了。我知道,这次在你最需要我陪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又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跑了,我错了,我向你承认错误,行不行


  • 你说什么呢你,不许耍小孩子脾气,这次我向你保证,等杏林分部一切运转正常,等一切上了正轨我什么都不干了我就专门陪着你


  • 是,这些年你跟着我的确是让你受委屈了


  • 行了行了傻孩子,别哭别哭,乖,这个我知道我知道我错了,这次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一定改,但是现在你怀着孩子不能生气,尤其不能难过,你难过对你的身体不好,就算你不考虑你自己,你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想一想是不是,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明天、明天我就回医院,我让院务会改变对你的这个处分决定,回复你的所有职务,什么媒体监督,让他们爱怎么报就怎么报,我现在就只想让我的老婆、我孩子的妈开心了为止,痛快了为止行不行


  • 咱俩结婚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不了解你呢,而且你也应该知道,这么多年我所做的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让你感到光荣和骄傲吗


  • 那行,那你说,你现在想让我、想让我怎么做,你才能出了这口气才能心安,你别哭,大不了这个院长我不做了,我跟你回美国,咱们等孩子生下来,我跟你过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我只要说我就敢这么干,我辞职,我明天我就交辞职报告


  • 你说什么呀念初,先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


  • 什 什么 离婚?你疯了吧你,合着你闹这么半天就为了跟我说这个啊,你想用什么理由离婚啊,感情破裂?我告诉你这个理由完全就不充分。是,这些年我确实是光顾着忙了,没尽到一个当丈夫的责任,可就算我千错万错就算我十恶不赦,你总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考虑考虑吧,你凭什么让这孩子一出生就没爸爸,你没这个权利


  • 没这个权利你折腾这些干什么


  • 孩子没了


  • 我保护你,亲亲亲



 


第18集



  • 既然是公事公办有什么好为难的


  • 这次的资料做得特别有条理


  • 不行,念初身体不好


  • 挑剔?挑剔什么,挑剔我谋私,那个被他们说成我老婆疏忽职守救活的孩子,现在已经健健康康出院了


  • 那是我老婆从零心率零呼吸抢救过来的,没了的是我孩子


  • 挑剔!我告诉你,在这个医院里头除了我老婆,谁他妈也没资格挑剔我


  • 当时的情况虽然非常复杂,但你不用担心,肇事的那几个人已经被拘留了,你现在的这个暂时的失明只是因为脑子里面有个血块。我们经过会诊过后都认为这个血块很大可能是可以自己吸收的


  • 她没事,你要找她吗


  • 这不行,就她那个脾气,如果再这么下去一定会给我惹更大的祸


  • 也行吧,她在你这儿待着至少也算踏实,那你好好歇着吧,有什么事的话,让他们随时叫我


  • 行了,好好歇着吧


  • 既然已经答应对方了,那就按时去吧


  • 这个项目李睿说你也比较熟悉,他现在生病但项目不能停下来,你现在尽可能简短地把这个进度跟我介绍一下


  • 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就讨论过,而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这个轻症组分出来容易,可是谁分进去呢?现在我们医院的各个专业组组长都有自己单独领域的项目,谁来负责这个呢


  • 你,这是你自己这么想,还是李睿提出来让你管


  • 好,这个我留下,你先去忙吧,回头等李睿好了,我在跟他商量商量


  • 有事


  • 我现在有点不舒服,有什么话周一再说吧


  • 小纯,我都跟你说了,再给自己一点时间,不要这么快做决定


  • 你找我就为这事


  • 那行,医保的事,明天上班来找我吧


  • 冰箱网线我都给你装好了,洗衣机这两天就会到,到时候你开开门就行了,你现在的身体就需要好好休息,没事儿别往外跑,这是附近这几个餐馆的订餐电话,我已经打听过了, 都比较干净也比较卫生,到时候你轮换着叫着吃就行了


  • 这么多年什么呀,这么多年你到哪儿不是我替你租好了房子安排好一切,你管过一次账单做过一次计划吗


  • 我家?好,那我把你家的钥匙也还给你,从今以后我也不再来打扰你了,还有,这东西能吃吗?但我给你做好了,在锅里呢


  • 喂爸


  • 没什么事,就是胚胎发育不太好,我会想办法您就别跟着担心了


  • 我知道,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那没什么事我先挂了爸



 



  • 两点多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我不止一次强调过发生任何变化马上告诉我,为什么现在才说


  • 冷静,他那是硬撑着你不知道吗?你有这么多年临床经验了你走不走脑子


  • 行了,你不要跟我说这些了,我告诉你,病人跟病人在我凌远心里就是不一样,从来不一样也永远不一样,你给我记清楚了


  • 小睿,你先冷静一下


  • 闭嘴,我亲自给你手术,给你管床你还费什么话,你现在就好好当你的病人,况且你也没有什么选择,就算你想换医生我也不会同意


  • 小睿,小睿你听我说,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由我亲自为你手术,我想至少你应该安心


  • 让自己先冷静下来,我们会度过这个难关的,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 刚才我跟邵主任已经说过了,不管有任何问题第一时间通知我



 


第19集



  • 准备CT,马上检查肝胆、血生化、肾功能


  • 抢时间保孩子,所有文件送到我办公室我会签字


  • 念初,这个时候只有你亲自去了


  • 孩子的情况怎么样


  • 医院本身就应该竭尽全力去抢救患儿,即便救不活也总比见死不救强,而你毫无疑问还是这方面最优秀的专家。去给你交了一份小排骨冬瓜汤,你趁热吃点


  • 你这身体还是的好好保养,来,拿着


  • 一定注意观察


  • 手术后我已经跟你说了,虽然暂时止血但那只是姑息手术,手术中我们发现除了肝硬化之外,多处淋巴结肿大,腹腔大网膜内已经播散肿瘤,今天上午的检查结果出来双肺也已经转移


  • 我知道了,我已经跟医院办公室说了,到时只要我没有急诊手术,我会参加的,注意他的监测


  • 如果你一定要进行手术,你可以去找接受这种方式的医生,收好,我会详细的做好病史介绍病予以配合,但是我本人,我只能根据我的医学知识和经验进行判断,不会为了满足一个家属创造奇迹的愿望,去让患者再接受一次不可能康复的巨大手术创伤。程明,我的建议是安安静静陪你父亲待上一段时间吧


  • 所谓的天才和奇迹都是患者在无望之中的精神寄托,没有天才也没有奇迹,我只是一个外科医生,我不能给你一个不存在的期望然后让你更加失望,你明白吗?对不起


  • 谁让你到这儿来的


  • 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


  •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 你说完了吗


  • 许乐山你最好别动她,你记住自从你三十六年前扔下我们母子俩走了,咱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有钱以后也不要再跑到我这来炫耀,即便哪天你死了,我也不会去看你,还有别再来找我也别跟着我,再跟着我我就报警


  • 对不起


  • 梅教授,刚才我看了一下,这个孩子的手术可以做,但是您也知道现在这个肝源实在是太紧张了,所以我真的不好说什么时候才能排到他


  • 刚才保卫处的人说啊,你的孩子在楼下大厅里玩,不过你别担心,他跟我们普外科的李主任在一起,孩子不会丢的


  • 你对我们医院的大夫很信任吗


  • 起来,起来再说,你刚才说你的孩子从出生就带了这个病,他爸爸还走了,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孩子的病有可能治不好



 


第20集



  • 你孩子的病有可能治不好,将会成为你最大的累赘


  • 恢复得不错


  • 李睿啊,住院日的项目,轻症组的设想我支持你,但是你用杨建新做组长的想法我不赞成,因为他的能力完全没有办法让我信任他


  • 我还是不信任他,但是我信任你,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就告诉他,在你出院之前有什么事拿不准就直接来找我吧


  • 好,那么接下来我再说一个事,刚刚接到信息,以咱们普外科作为试点的住院日项目作为部里医院管理改革的重点项目终审正式通过,具体的条例我会跟李主任传达,总之呢,就是在咱们这个轻症组在资金和政策上会有一定倾斜,有什么问题大家随时提出来。李睿,那你来宣布一下你们轻症组的医生人选吧


  • 好,那既然这样的话今天咱们的会就开到这儿,大家散会。李睿,你说的那个肝硬化的孩子


  • 哦,把他的病历找出来咱们研究研究吧


  • 好在她这个肝硬化没有并发肿瘤,而据我所了解的国外的数据这种门静脉血栓也并非是绝对的禁忌症,只不过她这种情况由于肝硬化多年造成了血管严重的损伤,肝门部增生粘连,手术的确不好做,而且术后再次血栓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 如果当时就把这个生病的孩子扔了或许倒是个明智的抉择


  • 至少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差,对吧


  • 没事


  • 没事,可能最近事多,经常忘了吃午饭,低血糖吧,你过来会诊啊


  • 有的吃了,有的过期了


  • 这种钟情况下还有的选择吗


  • 念初,有些事情不是说你有一个好的愿望就一定会有好结果,如果说这么容易就能够替她找一个


  • 可是按照规定,这种情况必须送到福利院去


  • 当然,林大夫当然还不至于付不起一个孩子几天的住院费,可是我们医院作为北方地区新生儿疑难杂症研究中心病床有限,孩子的情况稳定之后不能再占用我们儿科的床位


  • 那,那你的意思是要请假在家专门照顾这个孩子直到找到你认可的人领养


  • 这么小的孩子也喜欢那个,那叫什么穿越剧


  • 小飞象


  • 真香



  • 这不是孩子出了意外嘛,她心情不好,没事,她就是暂时搬回去住几天


  • 我知道,您放心吧真的没事,我向您保证我肯定把这事处理好


  • 啊,是有点不太舒服,但没事,就是最近事太多了,我就临时缓解一下


  • 别,我可不想惊动您老人家,我这一两天就去,行了吧


  • 行,只要您不嫌我烦,我保准天天回来吃






第22集



  • 轻症组的这个项目,你目前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 一定是问题的问题就要提早解决


  • 不用,我向上面申请了,对于我们目前的试验阶段要给我们一个特批。所以说,虽然我们现在来不及调整这个医保政策结构,但是我们可以给这个阶段的病人一项特殊说明,在这个过程中,因病该做的门诊检查可以按住院病人算


  • 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立项最大的好处就在于政策上会有很大方便,刚刚黄司长已经回复我了,两天之内会给我们下达一个特别文件以及这个项目的特殊说明用表。到时候那些病人如果需要报销的时候,你给他附上就可以,此外,带做检查的问题也给我们批了一笔项目专用资金,到时候我们训练一组护工,专门轮班在门诊各检查室带患者检查就可以了


  • 没错,你先忙吧,有什么事随时找我


  • 妈昨天的血压已经到170了


  • 我今天调了药,你记得到时候再给她测一下


  • 没事,我想陪爸再待一会,也只有在这,我心里头才是踏实的


  • 云姨跟我说过,我小时候是管咱爸叫妈妈的


  • 你看见了,你父亲他很平静


  • 谁呀


  • 来,进


  • 谢谢


  • 药是我开的,你只是帮我拿药,不用担心


  • 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情况我还是知道的,这不是最近事比较多没拿出时间吗,行了,你去忙吧


  • 保姆


  • 还好


  • 你就打算带着这个孩子在这样一个垃圾堆似的环境里头活着


  • 那过去的这两个星期你是怎么适应的,就靠天天吃泡面


  • 对。单亲妈妈,你说得对


  • 我不操心你能活得下去吗?你看看你这儿都乱成什么样子了


  • 这些衣服还有鞋子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你给她试试吧,那我走了



  • 别再跟着我,把你的钱和东西收拾起来,马上离开这儿


  • 如果不走,我让保安请你走


  • 你不也来了吗


  • 虽然是先天性肝门血管畸形,代偿性血管增生,但对于我来说不是太大问题


  • 冯渺的?


  • 小睿我们对照一下,现在来看,吻合血管应该是个最大的难题,不过我倒是应该可以处理,就是之后的胆道重建


  • 所以综合目前所有的情况来看,不管对于他们还是对于我们,也许唯一的遗憾就是他们赶不上韦天舒在的时候手术


  • 喂,老金


  • 下午部里的会你替我去一下,我这两天有点事,想休息一下,住院日项目的事,你可以找李睿



  • 什么事老梁


  • 有肝源了


  • 什么时候能到


  • 好,多谢


  • 你能不能晚走一周,哪怕一天


  • 我刚接到电话,有肝源了


  • 只有一个,但是状态很好,没有任何疾病,死者生前签过器官捐献表,家人也表示支持



 


第23集



  • 可是平安现在是最佳移植时期,如果错过这个时间,下次也许要再等一个月、两个月或许半年,即便赶上手术也不见得比现在做更好


  • 我们可以不用留遗憾


  • 平安才七岁,再生能力强,部分肝脏完全可以解决他的问题,而冯渺身材瘦小,他们母子两人完全符合一个供体进行劈离式肝脏移植的条件


  • 我们准备手术


  • 立刻在四十五分钟以内做好所有的手术准备,我们三台手术同时进行。一号间,捐肝人四十分钟后到达,我将进行体内原位肝劈离手术;二号间,韦天舒为冯渺进行病肝切除手术;三号间,李睿为平安进行病肝切除手术,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我应当最先完成,其次是平安的取肝完成,之后我和李睿一起先为平安移植,当我完成平安的血管吻合后,冯渺的病肝摘取应该已经完成,我再和三牛一起为冯渺进行移植


  • 好,我知道了,李睿,这儿全交给你了


  • 比想象的还差


  • 我们开始


  • 虽然她这个肝门静脉血栓在国内是绝对的禁忌症,但是我在美国有过成功的先例,只是她这个情况


  • 给我五分钟


  • 我们继续


  • 刚才我离开了多长时间


  • 可是如果因为缺血过长,术后发生衰竭,就算吻合得再完美又有什么意义


  • 不,之前我一直认为我不愿意见你是因为我恨你,但现在我突然发现我不愿意见你是因为我怕你


  • 当年你扔下我和我妈走了以后,我妈不仅疯了,后来还得了肝癌,我想救她,但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现在你又来找我,我看着你就只能承认,我自己的血液里一半是懦弱疯狂,一半是自私凉薄。没错,我确实就是这样一个,从骨血里边计较利益衡量得失的人,而这样一个人,真的既不配生孩子,也不配拥有那么好的一个女人


  • 别跟着我,求求你


  • 不用,小纯,扶我起来,去我办公室


  • 小纯,你不用陪着我,快回去吧


  • 小纯,你妈妈的事,真的对不起


  • 不,这件事情我有责任,三牛说的没错,我只是为了不给杏林分部的审批多一个障碍,也许只是一个可能的障碍,就用最武断的方式牺牲了廖老师,如果当时我


  • 小纯,我很害怕,你知道吗


  • 我从来没想到过在我从业近二十年之后,我居然还会因为工作的事情害怕


  • 我怕我所有的选择都做错了,越来越怕把所有的事情都做错,就像冯渺的手术打开之后才发现,远比预测的结果要差,要差得多,尽管我竭尽全力去做了吻合,但最终还是


  • 不,我太想给他们你母子俩一个机会了,想给他们一个奇迹,我怕我过去所做的这一切,不仅仅委屈了廖老师,还让三牛、让小睿,让少白包括你,让大家,让所有的人失去了对这个行业的热情,甚至对这个行业失望,我害怕,我害怕我费仅心机所维护的,最后总会被我自己亲手所毁掉,我更怕会像念初所说的那样只是在一味地追求成功,成功,更成功,而在这个过程中,只剩下了不断凉薄的取舍


  • 小纯,我知道你在安慰我,我今天真的话有点多了,你不用担心我,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 没事,昨天晚上手术做到半夜,累了


  • 嗯,爸只是以为咱们俩在生气,还不知道你已经提出离婚了,他现在身体这样,我也不好和他多说什么,让你为难了,等过段时间他身体好一点,我会跟他说清楚


  • 没什么事的话,你去忙你的吧


  • 不想喝


  • 什么死不死的,我要真出了事,那也叫因公殉职


  • 三牛,说我要真的殉职了,会有人给我送花圈吗


  • 你看,如果我要真的殉职了,念初就还得作为家属为我料理后事,到时候招待宾客还得哭,咱俩打个赌,到时候念初一定不好意思跟大家说我们俩其实已经分居了,还得专门装出一个特别得体大方既往不咎的样子,你信不信


  • 你说是不是吧




 


第24集



  • 对了,你是不是去看过冯渺了


  • 这么高


  • 如果是凝血这个数值的话,很可能会出现再次血栓,而比这更可怕的就是大出血


  • 不合适


  • 行,你本事大行了吧,可我告诉你,就算你本事再大刀子再利落,那毕竟是个新地方,不像在咱们这儿,从见习实习轮转就没离开过娘家,就算你面对面的跟我吵架,也没人敢拿你这个散漫做文章。三牛,说心里话,到了那个新地方,还是先守守规矩


  • 免费的,那医院怎么这么好啊


  • 侯宁,你帮我到冯渺的病房去查几项基本指标


  • 把冯渺最新的病历给我找出来



  • 等她明天的检查结果出来给我电话


  • 爸,今天刚出来的结果,除了心肌酶还略高,其他基本上都正常了,再过两天,您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去了。怎么样?这两天您自个儿觉得还好吧


  • 您说什么呀


  • 哦,这两天我有个比较难的手术,也没回家,不过我说了,让她请个保姆,她又说不用,毕竟她自己是儿科大夫,带孩子总比其他人强一些


  • 来,给我


  • 来,爸


  • 行了爸,您就别说了,来


  • 怎么样


  • 走,去看看他妈妈


  • 我没事,所以过来看看


  • 行了,别啰嗦了,我又不用你给我会诊


  • 不可能是排斥反应,植入肝完全没有发生作用的可能也不大,应该就是吻合不顺利,阻断时间过长,肝门血管血栓了,通知影像那边做CT,准备二次手术



 


第25集



  • 不能保守治疗,冯渺现在的情况很可能就是肝门静脉血栓,如果我们给她手术取栓,只要成功很有可能会有很大转变


  • 这我知道,你不用在这儿跟我背医学理论


  • 你还不如直接告诉我,如果我当时不坚持给她手术采取保守治疗,她现在说不定在给平安讲故事呢


  • 可是结果呢,结果是判断错了


  • 你问心无愧,你怎么知道我也问心无愧


  • 这也就是说不是没有可能,取栓成功,她就能挺过来呀,而且在医学上也并非没有过一些 拿检查结果解释的事实


  • 这事咱不讨论了,安排CT,准备手术室


  • 好,我现在就告诉你,这次就是不一样,这个病人已经移植了,现在继续手术万一成功,他们母子俩就可以一块出院。那么这个决定就不是现有经验的局限,而是我正确的选择,正确的判断,也是我们医院在全国第一例成功的劈离式肝移植


  • 那你告诉我,我有什么心不安的


  •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平安怎么想


  • 这个事是要宣传,但今天不行,患者要二次手术,这样吧,你先去请他们吃个饭,该打点的打点打点,让他们找对时间再说话


  • 总之你不用有这么多不满,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再说什么,这次手术,你也不必参加


  • 没错,就跟我决定收郁宁馨,我决定让廖老师辞职,我决定从你手里接过江行长的小舅子一样,这是我的决定,而且不管我作为凌院长还是凌教授,我都有资格做这个决定


  • 没关系,如果程明改变主意不愿意捐助,我们可以让医院减免费用。我凌远,马上准备给冯渺进行CT,对,马上,立刻。还有,你总该不会否定这个病例,对我们今后临床教学经验积累有重大意义吧


  • 安排手术室,准备二次手术,没错就是冯渺,按我说的做


  • 好,那你忙吧


  • 威廉医生你好,我是凌远


  • 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 之前给您发的邮件您收到了吧


  • 就是这个病人,我想就她的情况向您请教一下


  • 我明白了,记得你以前经常跟我说,其实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握在上帝手里的,尽管我是一个不相信上帝存在的人,但是现在我真的希望你说的才是对的,愿上帝保佑她吧


  • 你先去忙吧


  • 冯渺,我是凌远,平安现在的情况很好,过几天他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


  • 现在我想跟你说说你的情况,因为你没有家属可以跟我们一起讨论这个决定,所以我只能找你谈。经过我们的检查发现,你的这个植入肝脏发现了肝门静脉血栓,也就是说血管造成了堵塞,这可能是造成你植入肝脏不正常工作的原因。现在我想,我想对你再次进行手术给你取栓,可是,这这将会是很大的风险


  • 奇迹,很多事情都需要奇迹,可我有必须要让你知道,如果我对你再次进行手术就不仅仅有风险,这将会是一场更大的冒险,也许,也许真的像你说的,只有奇迹出现我才有可能给你平安更多的时间


  • 陈教授,冯渺的二次取栓手术非常顺利,生命体征也非常平稳,只是刚刚检查出来的结果有点让人担心,这样,我现在就把她的检查结果通过E-mail给你发过去


  • 有事啊


  • 你先等我一会儿


  • 有什么事说吧


  • 跟我没关系,也是,你都这么长时间没给我添麻烦了,那为什么这件事非要跑来告诉我一声


  • 然后呢


  • 那你跟他们介绍过咱们现在正在分居吗?你跟他们说过其实你想跟我离婚了吗


  • 可是你还是没能如实地跟福利院的人说清楚我们现在的婚姻状况,不是吗


  • 你真的确定需要的只是我的签字是吗?嗯?


  • 以后什么,以后什么!


  •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说让我放心,虽然我在正式文件上签字,但我只是表面上对这个孩子有责任,而等以后如果我们真的离了婚,我并不需要掏一毛钱的抚养费,是吗林大夫


  • 林念初你听好,我可以签字,但我的条件是你带着妞妞搬回家来住


  • 你闭嘴!你给我记住,马上带妞妞搬回去,从现在开始,在我父母同事包括孩子面前,麻烦你将就一下好好地扮演一下恩爱夫妻,听明白了吗


  • 你不是爱孩子吗?你不是愿意为她承受一切吗?你爱个屁,你他妈爱的就是你的自私,你所谓的青春所谓的矫情,像个妈妈一样爱她,我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妈妈像你这样,口口声声说着爱这孩子却不知道给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有多重要,甚至连做一点努力都不肯付出


  • 什么没有,我跟你说带着妞妞搬回家住,你听不懂是吗?你记住,我可以签字,但我签了字就意味着我跟你一样对妞妞有同样的义务和责任,因为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你这样一个把自己的日子都过得乱七八糟的女人,居然能给孩子什么爱什么照顾,你也不用哭,这个事情你想好了你自己做决定,究竟是我同意签字咱们一起带着妞妞回家,还是说你跟福利院的人说清楚,让福利院的人把孩子给带走,听懂了吗



 


第26集



  • 咱们先回趟老宿舍,去把妞妞的衣服和奶粉什么的都拿上,然后回家。至于其他的,我会安排搬家公司明天都搬过来。儿童安全座椅明天我会再买一个放在你车上,咱俩一人一个


  • 你陪孩子再车里待着吧,我进去拿东西


  • 知道了


  • 我来抱,来,不哭不哭不哭,乖啊


  • 乖乖乖,不哭不哭不哭啊


  • 不哭,来来来,来吃口奶吃口奶


  • 饿了饿了饿了,来来来,真乖,我的宝宝快睡觉,马上就睡觉,我的宝宝快睡觉,我的乖宝宝


  • 准备吃饭



  • 平安他很好,越来越好了,我刚刚去看过他,他已经可以吃东西了,还问我能不能来看你


  • 我可以一直陪着他,保护他的安全


  • 对不起,如果平安手术的当天,我不决定给你们母子俩同时手术,等到手术过后,给你采取保守治疗,也许你可以陪他到出院,如果前天我听了李睿的阻拦不再次给你手术,也许至少你可以陪他过这个中秋,对不起


  • 你后悔过吗


  • 你是一个好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最了不起的妈妈,平安有你这样的妈妈,他是有福气的。可是真的对不起,最终我,最终我还是没能帮得了你们


  • 即便我只是想,想给平安留住你这样一个妈


  • 但是我输了


  • 可是


  • 小夜班啊


  • 没事儿,韦天舒给我查过了,现在血已经止住了,下周再休息两天,应该问题不大。你也是,好好休息,不要老想着加班


  • 来,给我吧,你赶紧吃,来,妞妞,爸爸抱


  • 你先吃,吃完之后我陪你把妞妞送到保姆那儿去,然后送你去医院,妞妞,妞妞饿了吧,哦,妞妞也饿了,来,爸爸把奶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哦,来来来


  • 反正我也睡不了懒觉,再说还要去做个检查,送你们一趟不耽误什么


  • 这件事情说起来也不能完全怪你


  • 没事儿你不用担心,上次不是检查过了吗,也没什么太不好的,就是溃疡有点深,今天验完血我回家睡上四天,差不多也就够了


  • 我签这个字就绝不是走形式,我会和你一起好好照顾她,而至于我们俩之间,生气也好吵架也罢,难道真的就到了一定要说一句就解释依据的地步了吗


  • 好,你说


  •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 这个不是已经定下来的事吗?有什么变化吗


  • 采访就采访吧,到时候你跟他们说两句就行了


  • 绝对不行


  • 老金我告诉你,我凌远可以作秀也可以瞒报,但是还没到了这种拿失败了的病例当成功病例来涂脂抹粉的地步


  • 老金,你能说出这种话,真的让我太失望了。你也是临床出身,离开临床这也没几年的功夫,你怎么能想出这么下作的办法来,难道你让她切开气管打开胸腔,靠那些机器支撑着她这口气来做这个宣传


  • 你不用跟我说这种气话,记不住是吗?那我就再跟你说一次,在咱们第一医院之内,任何科室、任何人,想上位争职称争权力可以,哪怕你踩着同事的肩膀都可以,只要你拿出真本事,但是谁要想拿这种无赖的下作办法,谁要用,谁就给我马上滚蛋


  • 没事,找我有事啊



  • 马上就可以出院了,高兴吧。这是程明叔叔送你的。今天就是国庆了,晚上叔叔带你去看烟花好不好


  • 我不知道,我也经常在想,我死去的妈妈她会不会也看着我,我希望她们能看得见


  • 还记得魔法树叶掉了的时候,小老鼠跟小飞象说的话吗


  • 他们会一直在你心里,永远不离开你



 


第27集



  • 李睿,这个剧本是谁写的


  • 演得很好,但是咱们这个,对这个轻症组的表现呀,大家还是要稍微再收一收,因为毕竟可能还有其他的患者呀,病人来看,咱在这个基础上再改改好不好


  • 来来来,别光顾着吃,咱们大家一块干一杯


  • 来来来,干一杯,来


  • 四胞胎,这国家三令五申禁止代孕,你们那妇产科胆子可真够大的,按说这温宁医院也是属于私立医院里面最顶尖的了,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


  • 手术不难做,但我告诉你,千万注意血压,这种情况就怕出现器官衰竭


  • 如果合乎程序的的话,我也没理由拒绝,那快走吧


  • 少白啊,这是说咱们医院啊


  • 你们科那个负压采血管还没换吗


  • 不可能啊,他们公司给咱们的价格很低,而且我已经把大部分的医保也都纳进去了


  • 念初,你们科也没换?


  • 什么时候换的


  • 一个月之前换的


  • 你的意思是说严护士长知道你问这事了,所以才给换的


  • 你确定不是半年前


  • 我告诉你们,咱们这个负压采血管半年前就批下来了,而且是我亲眼盯着搬进的库房,所以说你们各个科室早就应该配备上路,唉,这个老金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样你们先吃吧,我回去一趟


  • 晚了几个月问题还不大啊,老黄,你们先喝着,我失陪了


  • 负压采血管到底怎么回事


  • 你协助老金工作有一年的时间了吧,别告诉我他对负压采血管的事情你一点都不知道


  • 你少跟我装糊涂,在决定进多少采血管的时候你给过我一个详细报告,这个数量我们是统计过的,而这个数字我不会忘记,我相信你也不会忘记,而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不是有的科室没有更换,而是像儿科这种需要全面更换的科室,也是在一个月前才刚刚换掉,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李睿,你不用继续敷衍我,我告诉你,这个事情究竟怎么回事我心里有数。我现在就想问你两个问题,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我


  • 第一,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对不对,我不信经过你手处理的事情,你会做得这么不明不白,而采血管的厂家也不可能不对你们进行贿赂,这次他们拿什么数字跟你谈的


  • 好,那么第二个问题,为什么


  • 你的原则呢?为什么你明明知道却选择装聋作哑


  • 你的意思是说,你装聋作哑是因为我,你是在告诉我是我让你放弃了你的原则是吗


  • 你什么意思啊,这是又有什么人把状告到您那儿去了


  • 陈局长,现在医疗系统的问题,真不是说光勤勤恳恳中规中矩就能当一个合格的副院长了,况且中规中矩这个事


  • 我也没想大动,再说老金毕竟和别人还是不一样,合作得一直不错不说,他还给我上过课,只是半年前呢,我们这个移植中心生殖中心眼科中心,前后筹建,坦白地讲,老金的能力和精力真的已经不能独当一面。再说,我也不可能事事都过问,所以只能给他安排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副手


  • 给它倒杯水,扶她到边上休息一下



 


第28集



  • 老金


  • 什么事,怎么解决啊。老金,你们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让李睿也过来


  • 耽误不了致辞,坐


  • 老金啊,我觉得我一向是,咱们医院里所有的人谁有什么长处,谁有什么毛病,我觉得我心里非常清楚,可是今天,出了一件我觉得不应该是某个人做出来的事


  • 是您。金老师,负压采血管的事究竟怎么回事?不说是吧,这件事你究竟拿了多少贿赂,或者说是没拿,只是为了面子,想在你的朋友面前还证明你这个副院长说了还算,我都不过问了,我也不想知道还有多少个护士长牵扯在内,但我告诉你,从今往后医院所有的器材项目,你不能再碰,全部交给李睿,听明白了吗?你可以走了


  • 金老师,如果说我对待你跟对待老江他们还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也应该相信吧。我告诉你,就这个处理结果而言,我已经给你留了足够的


  • 就为了这个,还是为了在自己有权做主的时候能捞一笔是一笔,金老师,除非你辞职,我不会在你的任内撤你,但刚才我已经说过了,绝对不允许你再碰我们医院的器材项目,你爱怎么觉得就怎么觉得吧,我没有义务跟你解释,而且我希望你能记住,给你这样一个结果也已经用掉了我们最后一点情分,你可以走了


  • 都坐吧,咱们一块坐下来商量商量这事怎么解决


  • 我知道,你们先过去吧


  • 小睿,你等一下,这件事情不像你想象的这么简单,你应该相信我,我会处理好,可是你对我似乎并不信任


  • 李睿!李睿,冷静李睿


  • 是打他要紧还是你老婆要紧呐


  • 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谈了


  • 我想,我说临床安全的底线之上我比较灵活,你大概觉得我后半句是真的前半句是官话是吧


  • 刘教授,一个人心里边怎么脏乱我看不清楚,所以在这个医院里我从来不讨论也不干涉,但是你今天明明白白坏了我的规矩,而且还是在我这么多属下面前坏我规矩,请你给我一个不追究的理由


  • 金院长,你先去忙吧


  •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 你怎么还没睡啊


  • 没事


  • 念初,你们那些早产儿怎么样了


  •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 你说的没错,不管怎么讲医德都比医术更重要,所以说这两天我也在反思,也许叫他来的时候真的是我有些疏忽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明天我就会处理,该处分处分,如果违法的话就依法办事,我绝不姑息


  • 现在还没法确定,处分是一定的,但至于是否升级到院外或卫生部,这要看病人和家属的态度


  • 这不用你告诉我


  • 患者不愿意告,不愿意把事情闹大是有她的道理的,这种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对她将来的影响真的很难预测


  • 这道理我都明白,可是受影响的毕竟是她们,我们又凭什么替她们做决定呢


  • 念初,这件事情你问起我,我就如实地告诉你,你有不同意见很正常,可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跟我说话,你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难道咱俩之间也不能说点真心话吗


  • 这也要看患者本人的意思


  • 你老跟我提温宁温宁,温宁怎么做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 但如果患者执意要告,我也绝不会阻拦


  • 只要不把你曾经非法行医的事实上报计入档案是吧


  • 刘茂然,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卑鄙,你现在居然还敢拿着这个能把你送进监狱的证据来要挟我,啊?



 


第29集



  • 看到李睿没有


  • 小睿,难道你觉得我已经堕落到了为了医院的利益去篡改病历让你去做伪证


  • 你以为我这么做就是为了庇护一个刘茂然


  • 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是我让你曾经抱有的理想变成虚幻,而你现在对我越来越失望是吗


  • 小睿,刘茂然这个事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患者告,我绝不阻拦,我也绝对不会允许我们医院的医生去做伪证,我会实事求是的,把所有的病历检查结果都拿出来


  • 可是如果患者,如果患者跟温宁医院达成了协议了呢,如果他们达成和解协议,我们也只能去尊重患者自己的选择


  • 我已经想好了,我会对他进行处分,我撤他的职,摘他的胸牌,以后不允许他再进行临床诊疗


  • 你有完没完


  • 小睿,我明白,我明白你恨不得想杀了他,可我现在想告诉你的是


  • 你说得对,还是那句话小睿,你有坚持有原则,这是好事,可是你明白吗,人没有,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坚强,有很多事情可能到最后你根本就扛不住


  • 小睿,你这么说是不是就是想告诉我,如果刘茂然的事情不上报部里,如果我不吊销他的行医执照计入档案,你就准备要离开了是吗


  • 好,那接下来这个话我只说一遍,不管你信不信,如果你选择离开我不留你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离开对你有好处,因为如果这个事情再继续发展下去,结果你根本无法面对


  • 喂,小睿


  • 小睿,你冷静点


  • 小睿你别冲动,刘茂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但是你目前不能采取这种方式


  • 小睿要去告刘茂然


  • 刘茂然是个疯子,他手里边有当年糟蹋许楠的照片,你知道吗?那天他拿着硬盘到我办公室去威胁我,说如果有人把这个事情揭开,他就把照片


  • 他一定会把那照片公布出来的,而后果不堪设想


  • 请进


  • 坐,找我有事


  • 啊,已经半年了吗


  • 是啊,这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半年就过去了,可是小纯你应该知道,尽管咱们出了刘茂然这样的事情,同时也有很多的问题存在,可毕竟在你离开的这几年时间里,我们医院的变化还是很大的,不管从我们医生的水平,医院的环境,方方面面我们有很大的改变,当然,最终的去留我还是尊重你的意见,我只是想


  • 陈局长,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我都有责任,所以我要求处分给我个人,明天我会在全院大会上宣布局里的决定,一并做出检讨


  • 陈局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也真的是想明白了一些问题,再加上我也真心觉得局里这个决定做得好,规矩抓得好,有必要让员工们知道


  • 她今年正好三十五,要做羊穿,这部正在那边做检查呢


  • 少白。检查结果怎么样


  • 你在这儿闹什么


  • 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我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都不能动手打人,你现在已经触犯了法律,我们医院有二十四小时监控,你们所发生的一切都被记录下来,如果你再闹下去的话,我们会送你去公安局,另外我们保留对你的追诉权。您没事吧


  • 到底怎么回事


  • 你给我们一句话,查还是不查


  • 大家回去忙吧


  • 不能下三腔管,手术止血的话不如同时把肿瘤切除。小睿,小睿,正好今天下午我轮空,这个手术我们俩一起做



 


第30集



  • 一个多月以前,我院成功抢救了一名从温宁医院转过来的代孕患者,我们虽然挽救了产妇的生命,但产妇永久性地失去了生育功能,所代孕的四胎儿当中,两胎儿因为发育不成熟被患者家属放弃治疗。代孕种植在我国被卫生部明令禁止,这是一次违反卫生部对定的非法行医事件,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温宁医院和我院产科主任刘主任再度无视所有的医疗规范,没有为患者及时治疗减胎,非法行医加玩忽职守对病人利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作为院长,未曾如实向上级机关上报具体细节,仅对刘茂然进行了院内处分,撤去了妇产科主任一职,跟卫生部的要求不符,有违院长职责。在此,我向院务会作出检讨,随后我也会向上级做出全面检查。因为这件事情,我们要求全院各个科室,再次进行规范化考核,严格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 这是许楠的唱片?


  • 你自己悠着点,不要闹得太过分


  • 小纯


  • 别再做了,这段时间你太累了


  • 你知道假造实验数据的后果


  • 应该不会,你难道不清楚我们这个行业任何一个项目都不能通过逻辑和推测得来的数据吗?这是生命科学,这个项目先暂时放弃吧,我会向上级打一个报告,说是因为我们的人事变动不能如期完成


  • 小纯,人有的时候恰恰就是要学会放弃,尤其当你意识到自己错误的时候更要放弃,而这跟你付出了多少努力和多少心血没有关系。我在美国工作时候的医疗中心,他们的生殖领域十分领先,在没有征得你同意的情况下,我把你的简历给他们递过去了,他们对你也非常感兴趣,我希望你能够


  • 小纯别任性,你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所以不管你这么做是为了谁还是为了什么,都不值得你在你的职业生涯当中留下一个污点,即使这个污点没有人可以发现


  • 我在乎,相信廖老师更在乎



 


第31集




  • 诶,你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吗


  • 你吓我一跳,这种事你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还往这儿跑,我不是跟你说过怕你找不到我,我现在开会进手术室手机都不关


  • 走吧,唉我跟你说呀,你现在怀着孕呢,不要老往外跑,就在家好好歇着,听见没有


  • 这什么呀


  • 行,你先去睡吧,我想一个人再坐会儿


  • 没事儿好多了,去吧,起来


  • 李睿现在的情况我很担心


  • 你们在一块待了这么多年一定更了解他,可是现在鉴于他这种情况,我觉得他更应该离开医院这种环境,我给他找了一个心理治疗师,你替我转告他,让他回家休息吧,等什么时候调整过来再回来上班


  • 只是普外的领导工作


  • 辛苦你了


  • 可是赵医生,尽管您作为心理治疗师,您也应该知道,我们医院外科这个环境,几乎每天都是鲜血淋漓,就算让他马上回来上班,我担心又会把他一次一次地带回许楠惨死,他自己却不能救她的情景


  • 好的,我知道了赵大夫,谢谢您


  • 再见


  • 来来,给我


  • 放心吧,我自己心里有数,这两天我就看去。明天,明天一定去行了吧,我到时候我把我检查的单子拿来给你检查,行不行


  • 发誓,一定去



  • 快快快赶紧吃饭


  • 好多了


  • 来看看你,另外没什么事的话,陪我去趟中心医院吧



  • 劳驾过一下,谢谢


  • 咱们医院以前也这样,只不过就是三年前我把咱们患者所有的流量数据拿到了统计公司去做了一个设计,所有座椅的位置、数量才有了一个调整,但也没办法,患者就是这么多,医疗资源就是这么有限


  • 中心医院不是教学医院,不走教学职称的,赵方和董盛年也只是副主任医师,哪来的教授啊


  • 我不要他们俩的号,有简主任的没有


  • 下个礼拜我们就没空了,算了你不用记了,走,小睿,咱们下午再来吧


  • 行了你不用说了,没你说这么严重,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我们自己排队


  • 你呢,你每年都按时体检吗


  • 胃不太好


  • 酒偶尔喝点,烟不抽


  • 谢谢啊


  • 小睿走,咱们排队


  • 小睿,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也许我们两个就是太自信了,太相信自己,总怕别人愚蠢的方式影响了我们的方向。总体来讲就是骨子里太固执,而且也就是因为这种固执,让我们做错了很多决定,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结果


  • 小睿,许楠的事是个悲剧,但你要知道,这并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这样一味不停地责备自己,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也有责任,至少在我知道刘茂然这个人有问题的情况下,我仍然坚持用他,我是有责任的。陪着我折腾了一天,累坏了吧


  • 我明白,可是你也要知道,现在的医疗体制不比那些病人的病更好治疗


  • 可是你也说过,不管什么不同,我们的初衷是相同的,这就够了,而且今后,我也不希望我们两个老像上下级,我更希望我们两个能像兄弟一样,没事儿到这儿来聊聊


  • 尽快回来上班吧,继续你自己一贯的坚持


  • 尤其是最近这几例比较难的手术,我们医院的各个科室表现得都非常好,最近这段时间呢,李主任没有在医院,你们到时候把这些具体的情况都跟他讲一讲


  • 还有就是这个,这例手术呢,李睿,这例手术是你最拿手的手术,通过这个片子,你有什么看法



 


第32集



  • 李睿,来帮我一下


  • 手术是不大,但是伤口太多,我一个人也缝不完,如果你来的话,我们两个人一起二十分钟就够了。一起吧,他就不用再加麻一次了


  • 弯针,串线


  • 记得你刚到我们医院外科的时候,第一次进手术室,就是这一间,当时的设备还没有这么先进,我让你缝合头皮,你拉断了弯针,但却完成了缝合,当时我虽然是训斥了你,但是我心里明白,未来十年,你将会是我们医院最出色的外科大夫,还有,下周我要出一趟国,我不在的期间,你来主持院务工作


  • 我走之后,不管遇到任何重大或者难以协调的事件,联系不到我或者我无法及时回复的,作为院长助理,你有最终的决定权


  • 不胖,这样正好


  • 谁说的,怀孕的女人最好看


  • 瞎说


  • 好,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


  • 誓都发了怎么证明啊,证明也只能用时间来证明


  • 好,那你等着,我把车开过来


  • 这有摄像头


  • 林大夫脚扭了


  • 不用不用,你去忙你的吧


  •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出来了,好。念初,不行了,我时间来不及了,我得赶紧走了


  • 真来不及了,实在不行我


  • 你除了会做鸡蛋还会做什么呀


  • 嗯,没放盐


  • 算起来你也有大半年没休息了吧,这次我走了之后请个假吧,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 行了,而且我走了之后别再到外面买着吃了,我跟爸说好了,他天天给你做好吃的等着你


  • 我说你这样


  • 好,自己保重啊



 


第33集


【嗯迷之魔性的英文】略


 


第34集



  • 好,谢谢


  • 请给我来一杯热水


  • 谢谢


  • 请问一下,还要飞多长时间


  • 好,谢谢


  • 怎么都排到这儿来了


  • 箱子在后备箱,给我拿到办公室去


  • 那你什么想法



  • 老金,你现在马上去通知他们,可以转过来,但要注意防护,还有,让他们给我们调十个传染病专家过来,一个都不能少,少一个我就去疾控总局告他们办事不力


  • 杏林分部,咱们就这么定了,各位都回去忙吧,注意防护


  • 刘院长您好,我是凌远,通知杏林分部所有人,第一,马上停诊;第二,把所有的住院病人撤出来,如果他们不肯走,你就告诉他们,今天下午所有的出血热确诊患者和医护人员马上进驻,这个楼以及杏林分部将会很长一段时间内与外界隔离


  • 你不用跟我说什么经济效益和利益,这个我比你懂,你现在马上就按我说的去做,听明白了吗?郁总和徐总那儿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小睿,这个阶段所有的诊疗抢救你全权负责


  • 注意安全。老葛


  • 我有些话要跟全院的员工和病人讲,你马上帮我开通广播系统


  • 陈局长


  • 我明白,虽然我也刚刚了解,但是您放心,我已经部署完了


  • 这个事情我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清楚的了解,但是鉴于现在流行病的问题,咱们能不能以后再说


  • 陈局长,这是局里的决定吗?如果不是,第一医院所有人员的任免问题只能由我做主,而现在我确实没有过多的时间给您解释细节,失陪了


  • 我什么态度啊,我从美国回来家都没回,我就跑回医院处理病人的事情我什么态度啊


  • 陈老师您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李睿前一段时间是有问题,患者对他产生质疑这也无可厚非,但是黄老师,我想跟您说的是,你们脱离临床管理工作时间太久了,我们医院现在具体的工作你们并不了解,而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们解释


  • 老葛,你先去调试一下,我十分钟后过来。两位投资人,几位领导,你们说的话都有道理,但鉴于现在的情况,对所有人我只能给出四个字,别无选择,或者说让我来做这个院长甚至杏林分部所有事情的责任人,只有这一个选择,如果你们接受不了,请你们此时此刻马上把我就地免职,那么我作为一个普通外科医生,我也要投入到对病人的抢救当中去。当然,如果说我的这个资格你们也质疑,没问题,我可以辞职,我现在就可以交出我的胸牌,我什么都不干,我回家伺候我老婆孩子去,但是现在,我没时间,我也等不起,请你们各位给我一个答案,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事我还管不管,说呀


  • 各位同仁,各位患者,大家好,我是第一医院院长凌远,我要向大家宣布,第一医院从此刻起因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进入应急状态,因为我们已经确定我院前日傍晚收治的一位患者所感染的病毒是从未在我国出现过的一种罕见的出血热病毒,他的症状和病程与非洲国家出现的流行出血热类似,希望大家在竭尽全力救治感染患者的同时,务必保护好自己,做好消毒防护措施,如果万一不慎感染,我向大家承诺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救治



 


第35集



  • 该病毒的传播方式,除了血液之外,还会经黏膜、包括口腔鼻腔和眼结膜接触感染者的分泌物传播,但据经验不会通过空气传播,所以我们采取以上的防护措施,是为了防止病毒的蔓延,请大家不必惊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只要我们严格执行世界卫生组织在非洲执行的操作方式,就不会铸成大错,我在这儿向大家承诺,无论是传染病还是非传染病,你们都是患者,在此,都将得到尽心尽力地救治,我们在你们面前永远都是医生,只要还有一位医生在,我们绝对不会因为任何困难放弃救治,请你们放心。而作为院长,接下来,我想对本院的员工做一下几点要求,希望大家在竭尽全力救治感染患者的同时,务必保护好自己,做好消毒防护措施,如果万一不慎感染,我向大家承诺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救治,但是对于那些不服从安排得医护人员,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如果说擅自脱离岗位,那么就是严重地缺乏职业道德,不配做一名医生,将成为你们一生的耻辱,希望大家继续工作



  • 杏林分部那边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你们第一批过去,随后儿科的病人也会转移过去,两个星期之后,咱们进行第一次轮换,退下来的医护人员就在杏林分部的门诊做隔离观察,两次确定检验没有感染之后,可以回家休息。


  • 啊,你还好吗


  • 注意安全


  • 保重


  • 陈局长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陈局长,我认为我们应该马上采取果断措施,请有关部分甚至警方配合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找出这些旅客,防止这个病毒的进一步扩散


  • 好,我知道了


  • 陈局长,我被感染了


  • 第一,我是在飞机上被感染的,不是在工作中,所以我们不能因此就对我们现有的隔离措施产生怀疑;第二,接下来我们将要面临更严峻的挑战,我感染的消息绝对不能传出去,一旦传歪了,不仅仅同事们感到恐慌,社会上更加容易引起慌乱,所以我希望,能够对我感染的消息严格保密;第三,我请求局领导安排一位从资历上能够让第一医院员工信得过的专家来接替我目前的工作,并且请求局里的领导也过来安抚一下院里的工作人员


  • 还有陈局长,第四,我感染的消息只打算让李睿知道,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请求把我送到杏林分部去治疗


  • 好,最后,对念初也不要说


  • 好啊,等忙完这段时间,我天天回家吃你做的菜


  • 小睿,有一个紧急通知,你现在方便吗


  • 在一架国际航班上发现了多位机组人员感染,而同时我们周围的五个地市也都出现了与这个机组感染相关的病例,所以原本定好今天到位杏林分部的医护人员也暂时不能去了


  • 小睿,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只是想告诉你下一步的部署。因为,我也在那架航班上


  • 金老师,刚刚我给您发了一个文件,是我们这些天整理的资料和总结,我通过邮件的方式发给了您和李睿,而我这些文字的资料,因为这之前我都翻动过,所以,麻烦你最终让他们整理一下,帮我集中在一起销毁吧


  • 金老师,不是在院内,是在我回来的航班上


  • 您放心,我仔细回忆过了,我回来之后并没有跟我们医院的任何一个人有过亲密的接触,再加上我们都有着病理防护,我相信不会传染给我们任何一个同事


  • 金老师,不用担心,可能没有想象中这么可怕,而且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现在的防护措施还是值得相信的,李睿在那边我想也已经完全熟悉了这些处理方式,只是咱们医院本部这边,在具体处理上您要多费心了。现在呢,陈局长来替我暂时主持后面的工作,你配合陈局长多费心吧。陈老师,拜托了


  • 诸位,你们作为第一批去第一线抗击飓风瘟疫的优秀医护人员,表现得非常出色,我作为院长,对你们表示感谢,但是鉴于现在病例激增,新建医疗中心和支援的医护人员不能及时到达,请大家再坚持坚持,多工作一个周期


  • 大家安静,请大家遵守纪律,服从上级安排


  • 好,你自己多保重。我们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医者,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坚持到最后一刻,如果说你们这时候选择放弃,选择临阵脱逃,这将不仅仅是你们职业生涯当中的一个污点,这也将是你们人生当中最大的一个污点


  • 小睿,你说什么呢你!


  • 怎么样


  • 我想喝口水


  • 你怎么来了


  • 我不是怕你担心吗,再说,如果我这次万一


  • 为什么要把我的病情说出去


  • 小睿,这次我如果



 


第36集



  • 还好


  • 跟他说什么了


  • 好多了


  • 太好了


  • 没事,出来走走,病人都好得差不多了吧


  • 好,辛苦了


  • 看见对面的人眼睛里充满了关怀和温暖,真好


  • 手术很成功,恢复得也很好,谢谢你,小睿


  • 小睿,说心里话,有你这样一位下属,是我的荣幸


  • 念初,我觉得我好得差不多了,明天我就想出院,医院里这么多的事,我还是放心不下


  • 他还是别回来的好,回来净气我


  • 念初,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 今天是咱俩结婚十周年纪念日


  • 以前都是我不好,但是从今以后每一个结婚纪念日我都会给你一个惊喜


  • 当然是真的了


  • 全有




评论

热度(67)

  1. 大饼突然目夭 转载了此文字
©大饼突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