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饼突然

不用关注。刷文存梗。主楼诚楼。

© 大饼突然

Powered by LOFTER

一!些!科!普!

涨姿势啊!

Smalt-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楼诚火了,苏武牧羊火了,京剧也火了。何鸣火了,许一霖又火了,京剧更火了。然而LO主作为一个京剧爱好者,扫文无数之后发现BUG比京剧还火。。。特此写成些许科普,以不提名纠错的形式进行,对文不对人。但是与此同时还是希望大家写戏之前先看戏,不懂的就查资料。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以及不看戏光搜词儿您并不能get到萌点,相信我。另,由于LO主本身也是半瓶子醋,所以欢迎打脸。


其一·不是所有旦角儿都叫花旦!


老旦和彩旦(丑旦)咱就不说了,相信大家对许一霖演媒婆也没什么兴趣。武旦也略过,许一霖小身板儿演个水母精估计一只螃蟹还没打死自己先倒下了。扫文过程中发现作者朋友们主要是分不清青衣和花旦。有些地方剧种里,花旦似乎的确是对年轻旦角的概称,这个不懂不敢乱说。但是京剧里,绝对不是!!!青衣,也叫正旦——听这名字就知道了,端正,大方。花旦的特点则是活泼——不知道有些朋友是怎么得出柔弱这个结论的。至于怎么个活泼法儿……嗯,有很多种。天真可爱是一种活泼,机智灵活是一种活泼,风骚泼辣……也是一种活泼。所以《拾玉镯》里的孙玉姣啦,《红娘》里的红娘啦,《乌龙院》里的阎惜姣啦,《游龙戏凤》里的李凤姐啦,都是花旦应工;《生死恨》里的韩玉娘啦,《锁麟囊》里的薛湘灵啦,《英台抗婚》里的祝英台啦,则是青衣应工。有些剧目为什么加粗您待会儿就知道了。


为什么讲青衣要提祝英台这种存在争议的非已婚妇女呢,因为总有作者朋友写“许一霖扮上花旦演《梁祝》里的祝英台”!是不是因为他原剧唱了祝英台?这个我也是道听途说,存疑。但是,凡是叫《梁祝》的京剧都是建国后新编的,讲梁祝悲剧故事的戏有很多,年代也很复杂就不一一说了。这里我只想告诉大家,祝英台如果是花旦,她不妨直接扑到梁山伯身上说我与你做夫妻地久天长。还哭什么梁兄啊。直说“俺稀罕你你稀罕俺呗”不就得了。


总之您在下手,啊不是,下笔之前,最好能先点开cctv空中剧院的官网瞅一眼。万不得已百度百科也成。尽量别干“祝英台是花旦”“许一霖是梅派青衣,最擅长演金玉奴”这种影响您逼格的事儿。当然个别作者明明拎得清青衣花旦但是为了自己写着爽强行无视科学的这种理懂然管不住手的行为我们只能说……不提倡不提倡……


另外我知道百度上有个流传甚广的说法说薛湘灵是花衫,不知起源何处但还望大家不要被误导。花衫是个颇难定义的门类,综合了青衣花旦刀马的多种特点,像《苏武牧羊》里的胡阿云就是,而其他一些角色则没那么好分辨。但是只要多看两出戏,耳聪目明的您就能识别出薛湘灵她并不是。总之还是写戏先看戏


既然说到“旦”了,咱不妨回到旦角的定义本身。它指的是女性角色。注意,是角色不是演员!因此,男性饰演旦角,这叫男旦,或者乾旦。不叫反串!反串是饰演自己本工以外的其他行当!梅兰芳先生演小生那也叫反串!女演员饰演旦角,这才叫女旦(坤旦)!您写“许一霖扮女旦”是几个意思啊。


其二·不是所有帅哥都得去演武生!


除了把许一霖写成花旦女旦,作者朋友们还有一大爱好,就是把何鸣写成武生。您要想尊重原著,《秋雨》电影里他唱《四郎探母》他是老生!您要执着于《霸王别姬》,您就该看出来霸王他是个花脸!!!到底是什么给了您“霸王是武生”这种印象!


嗯,说到这里资深戏迷朋友就要出来打脸了,打脸请走链接:http://xizhouhechu.lofter.com/post/2a2b4a_beea7fd


内有详细论述,作者朋友们若是有耐心看看也成。总之,您民国设定让何鸣学武生演霸王我勉强认,但是您现代设定一武生不光别姬还探母了,他这么厉害他咋不当国家京剧院院长去呢?


说回武生这个行当。有人跟我说热爱武生是因为老生太老小生太小武生正好且十分苏。但是事实的真相是,第一武生朋友们大多嗓子都不怎么好,一般倒仓嗓子坏了学这个合适。主要是武生看身上,唱功的确不怎么吃重。第二,不要天真地被段小楼苏到。链接里有提,段小楼十有八九是个花脸。


你以为他是这样的:


但他很有可能是这样的:



即便他是武生,很大一部分时间他也可能是这样的:




嗯。还苏吗?


当然这是夸张了,其实武生还是有很多苏点的。但问题在于,您不能自个儿想象苏点。一提武生就是《夜奔》,鉴于流传甚广的那句“男怕夜奔女怕思凡”我认了。但是《四郎探母·坐宫》,想老娘想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那是老生。《霸王别姬》,搞对象即将BE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那是花脸。我都嫌自己唠叨了,作者朋友们写戏先看戏你们记住了吗?!


其三·不是所有京剧都唱西皮二黄!


西皮二黄,不是一种乐器。……也不是两种!所以“伴着西皮二黄”这种句子,建议您多加斟酌。西皮和二黄,是京剧的两大类声腔。但是并不是仅有的两类声腔!!常用的还有四平调、南梆子等等。当然您非说四平调能归二黄南梆子能归西皮我也没办法。但是您别忘了还有一种东西叫“昆腔”。


昆腔既不是西皮,也不是二黄,而且跟这两者有本质区别——西皮二黄是板腔体,京胡伴奏,来自徽汉二剧;昆腔继承自昆曲,笛子或唢呐伴奏,是曲牌体,没有前奏和间奏,适合载歌载舞,因此武戏使用颇多。好了我知道有些朋友要说“字儿都认识但连起来看不懂”了。看不懂没关系,您就记住《夜奔》,就您最爱写那戏,全程昆腔一句西皮二黄也没有。《思凡》也是。回头您再写任何一出武戏的时候,也多掂量掂量。当然掂量是掂量不出昆腔还是西皮来的,掂量只能使您避免想当然的错误,掂量之余您要想显得专业您还是得看戏


除了武戏,还有一个广受作者朋友欢迎的《游园惊梦》也是全程昆腔,对,这出戏是照搬的昆曲,现在京剧已经基本不演了。所以现代设定能不能尽量不写?就我第一段儿里头提的那些戏我觉得就够您写的,真的。哦对了还有《贵妃醉酒》不是也挺烂大街,啊不,也挺耳熟能详的吗?实在不行您写那个也成。


其四·不是所有李凤姐都住京剧梅龙镇!


相信大家都还记得明镜本来想让明楼唱的那出《梅龙镇》,又叫《游龙戏凤》。对前面加粗就是为了后面吐槽。是,游龙戏凤讲的是正德帝和酒家女李凤姐的故事。可是某位作者朋友,“我进了酒家门我爱上酒家人”这是TVB邵氏黄梅调电影!拍摄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我知道百度百科里有这段,且上下文都在讲京剧,非常容易引起误会。可是您能不能看看戏!B站童芷苓刘长瑜各版本样样俱全!实在来不及看,只能搜剧本,那我给您指条明路:中国京剧戏考www.scripts.xikao.com。百度百科那不符合您那宏大的逼格。


其五·不是所有解放前的戏都能随便学唱!


前面加粗过的还有一《锁麟囊》,我记着呢。不知道作者朋友们为什么热衷于让许一霖唱这个,是因为苦逼的程派适合苦逼的他吗?好的,如果您有了这个认识,估摸着您也干不出花旦女旦这种事儿。现代设定您让他唱这个,我也觉着合适。


解放以前,您让他既唱《锁麟囊》又唱《贵妃醉酒》又唱《游园惊梦》,流派上我不能挑您的错儿,谁让您民国呢,再说我也得体谅您就知道这么几出戏不是。但是作为“披肝沥胆的程派爱好者”(友人语),我得告诉您《锁麟囊》这戏当年连程砚秋先生的亲徒弟都不能单独去演。道理很简单,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你另立门户也演这出,程先生吃不吃饭了还?新艳秋当年趴在戏院二楼偷学了唱腔身段,她哥哥给记胡琴工尺谱,最后还把程先生的琴师挖过来了,这才演成,并且这一行为饱受争议——这就相当于侵犯知识产权了啊!许一霖演这个,那是不是何鸣给记的工尺谱,热河荣老板给出钱置办行头,杜见锋给拉琴呐?——“喊什么喊老子弦儿都要断了”,这样的琴师好像还有点萌?


其他几位名角的代表剧目,历史我不了解就不瞎说了,但是很可能也有类似的问题。但是《红鬃烈马》这种封建糟粕,啊不是,传统老戏,不存在版权一说,可以下手。


其六·不是所有古装戏都是解放前成的精!


这里一一科普肯定是不可能了,有针对性地说几个。京剧《望江亭》,致力于小寡妇再嫁的张派代表剧目,首演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京剧《袁崇焕》,北京京剧院鼓捣出来的新编戏,优秀的真不是两口子的演员于魁智李胜素主演,这是这个世纪的事儿了。这戏还热乎着呢,能不能别让一个有气节的民国演员被汪曼春抓走以后有气节地唱这个?!


 


科普到现在,伤害了这么多作者朋友,十分不好意思。说到这儿您一定要问了:按你的说法这不能写那不能唱,我知道的那仅有的几出戏你还嫌俗气,那我回头写戏曲梗可怎么办呐?对于这个问题,除了好好查资料,我还有一个忠告:


 


 


——看戏。



发表于2017-03-20. 转载于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542热度.
  1. fancy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转载了此文字
    好想帮忙添砖加瓦,真是没有lo主那么好的耐心,一字一句地跟他们分斤掰两。
  2. 大饼突然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转载了此文字
    涨姿势啊!
  3. M.W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转载了此文字